《古墓丽影》以及劳拉·克劳馥的众多面孔

2024.3.11
作者:Alicia Haddick,贡献者

劳拉·克劳馥是谁? 

这 25 年以来,这位《古墓丽影》系列备受爱戴的封面女郎似乎随着一系列创作者们不断为其注入自己的元素,在游戏与电影中不断进行着改变。

而这些改变将她变成了一个活生生的矛盾。 她是游戏界中一位罕见的强大女性角色——她从来不会落到等着人来拯救的下场,而是作为一位英雄探索古墓,或向恐龙射击——但与此同时,她女性的身份还是让她被过度地性别化了。 尽管她的身份和背景故事在不断变化,但大家都因为她独特的存在感以及傲人的外貌而记住了她。

虽说劳拉·克劳馥对于不同的人来说可能代表着不同的东西,但有一点是不会变的:她是电子游戏史上最令人熟知的角色之一,同时也是一个流行文化标志。

而现在,将这位角色带到观众面前的《古墓丽影》原作三部曲已以全新的形式重制推出,化为《Tomb Raider I-III Remastered》。 虽说这些游戏在那个实验游戏众多的年代属于最早的一批 3D 解谜冒险游戏,它们在今天同样能够吸引那些复古玩家,不失其往昔魅力。

然而,如果仅仅是在 2024 年游玩这些游戏,便很容易忽视它们在 90 年代发布时对流行文化和游戏观念产生的直接而持久的影响,同时也无法体会到劳拉·克劳馥是怎么样从英国一小群开发者的一个想法而诞生,又如何瞬间成为国际巨星的。
 

劳拉之声


虽然在今天,《古墓丽影》是游戏业界知名度最高的系列,但在当年,其原作在开发初期可谓是充满了风险。 3D 游戏刚刚兴起,而平台跳跃和复杂的解谜探索仍旧颇为新奇。 那时候的游戏中也没有什么女性主角。 哪怕是当年负责扮演这个角色的配音演员,在配音行业内也没有什么经验。

在扮演劳拉·克劳馥之前,Shelley Blond 的工作侧重于电视和舞台剧。 当她要参加劳拉·克劳馥一角的试镜时,她才刚刚涉足这个领域,这次试镜更多的是为了积累经验,而不是期望得到这个角色。
《Tomb Raider I-III Remastered》5
作为配音演员,Blond 并不是唯一一个缺乏经验的人——游戏的开发团队也同样如此。

“在参演《古墓丽影》之时,我大概二十五六岁,”Blond 说道。 “我在 19 岁时离开了戏剧学院,从那时开始我便参演剧集,进行巡演,并和 Bill Kenwright 这样的音乐人在一些非常摇滚的音乐剧中进行合作。 他是我于西区剧院参演《Only the Lonely》与《Elvis: The Musical》的制作人——我为这些音乐剧唱了几首歌。 通过这些经验,我[在英国]作为 Trouble TV 与 CITV 的主持人上了电视。 我也参演了广告,然后便进入了配音业界。

“[那个时候,]我的经纪人表示有人让她提供一些他们认为可以在游戏中扮演女性角色的名字,不知道我是否愿意一试。 她听说我得到这个角色的机会比较渺茫,因为他们已经寻找了六到九个月了,但因为我还是个行业新人,她觉得这是个让我体验配音试镜的绝好机会。 于是我就在磁带上录了几句话,然后就这么将它邮寄了出去。然后有些德比那边的人和我打了个会议电话,后来我又和一些伦敦的人聊了一下,他们让我再次表演一下那几句台词。 在那个电话的末尾,他们就告诉我这个角色是我的了!”

Blond 表示当时团队无法确定《古墓丽影》会有多好的表现——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是一款“以女性为主角”的游戏。

“开发团队非常注重于确保‘他们的宝贝’以完全按照他们设想的形式来到这个世界,这个过程中没有任何偏离计划的余地,”她这么说道。 “我对这个角色没有话语权。”

“我有时会让自己的个性流露出来,但他们要求我收敛一点,不要太庸俗或太性感。 我并不是说我扮演的这个角色很性感,只是对我来说她看起来很性感,所以有时我想让她显得不那么咄咄逼人,但说白了这一切最终都需要找到平衡。”

最终,由于日程冲突,Blond 只在《古墓丽影》第一作中为劳拉配音,但她的部分配音仍旧在原作三部曲的第二作以及第三作中得以复用。 三部曲后来的配音由 Judith Gibbins 负责,而后面的作品中则先由 Jonell Elliott,然后是 Keeley Hawes 为劳拉·克劳馥献声。
 

文化热潮


该系列的迅猛成功让劳拉·克劳馥迅速出圈,将其推向了文化主流,作为一个不断发展的行业的标志,她获得了远远超出游戏媒介的关注。 游戏本身的娱乐性质固然是她高人气的一部分,但还有一个原因是劳拉在当时的游戏业界可谓是一个鹤立鸡群的角色。 她如此的神秘,同时又是一个像 Indiana Jones 那样的无畏探险家,这让无数男性玩家都为她着迷。 对于当时的不少年轻男孩来说,劳拉便是他们的性启蒙。

不过后面这一点无疑是对这位角色的一种弱化,它掩盖了角色的其他特质,取而代之的是女性偏见和欲望的剥削形象。 但也正因为是这种对劳拉·克劳馥的平面化概括,让她快速成为了 90 年代的文化热潮的一部分。 哪里都能看到她,她那傲人的三角形“胸部”形象被作为“美女”的象征,出现在了每一本游戏杂志上,而很快,哪怕是系列的宣发团队也将这种性吸引力作为该系列的卖点之一。 
《Tomb Raider I-III Remastered》4
事实上,劳拉的魅力远远不止于此。 不少女性玩家在她的强大和独立的危险旅程中看到了属于女性的力量——这在当时是很罕见的。 不过,这仍旧无法掩盖将这位角色扁平化至一个欲望化身的行为占据了过大的话语权,连开发团队都不得不进行介入。 他们需要威胁诉诸公堂,才能阻止《花花公子》这种杂志刊登她的裸露图片。

不过不管怎么说,《古墓丽影》在当时可谓一炮而红。 很快,游戏就有了续作——第一部续作在原作发售一年后就推出了。 随着每一个新的故事推出,劳拉的背景也逐渐丰富,这些年来我们以此了解到了更多和这位角色的过去相关的信息。 我们也看到了对这位角色全新的诠释,让这个形象变得更具有深度与重量。 哪怕她的外表并没有改变,但她流畅并且不断变化的背景故事让她成为了一张等着让创作者们不断探索,挥洒创意的空白画布,让全年龄的玩家都能从她身上找到属于自己的共鸣。
 

进军好莱坞


2001 年,基于游戏系列改编的好莱坞电影隆重登场,安洁莉娜·朱莉(Angelina Jolie)在其中领衔主演劳拉·克劳馥这位角色。 和原作游戏不同,这里的劳拉在 13 岁随着自己父亲的去世成为了孤儿——她的母亲也在她幼年亡故。 她发现了一个和自己父亲有关的滴答作响的钟表,让她踏上了寻找父亲神秘死亡的答案的旅途。她需要搜寻一个早已失落的神器,并直面曼弗雷德·鲍威尔(Manfred Powell)以及光照会。

虽说让她踏上冒险的这个理由略显牵强,但在那时这部电影代表了该系列全新的探索方向,同时也保留了游戏原作给人的印象。 Blond 回忆道:她的朋友曾经说过,朱莉提到过在扮演电影版的劳拉时,她用心考虑了自己的语调和演绎方式,哪怕她扮演的这位劳拉因其更为丰富的背景故事,完全可以说是另外一个不同的角色了。
2001 年《古墓丽影》电影——朱莉
“我认识一个[在剧组中]的朋友,他提到和朱莉见面是一件很令人愉快的事情。 你肯定要在安洁莉娜·朱莉面前说些什么,所以他就告诉她我是他的朋友,她觉得这很酷。 她还表示,为了能还原劳拉这个角色的语调,她一次次听着我的配音。 这是真心话吗? 谁知道呢,她也许只是想呈现一个友好甜美的印象——毕竟她知道这事情会传到我这边。 但我觉得将她选为女主角的扮演者无懈可击。”
 

多次重启


2001 年的电影可不仅仅是唯一一次对扩展,或重启劳拉·克劳馥这个角色所作出的尝试。 随着开发团队从 Core Design 转至 Crystal Dynamics,该系列在 21 世纪伊始之时迎来了第一次重置。 劳拉的蓝色莱卡上衣被换成了棕色,而她的盗墓行为也被赋予了更多的意义——寻找自己的母亲。 劳拉和她的母亲是在喜马拉雅地区的一次坠机事故中唯一的幸存者,但她的母亲很快就神秘消失于两人避难的尼泊尔寺院之中。 她从自己的父亲那里学到了冒险技巧,但他在自己 16 岁时也消失了,于是劳拉成为了一名考古学家,来寻找这一切的答案。

在 2013 年,劳拉·克劳馥的角色迎来了又一次重启,这一次她不再是一个目的明确的盗墓者,而更像是一个坚韧不拔的生存者。其游戏本身也从一款动作冒险游戏进化成了与那个时代其他高预算,角色驱动的大制作。 这部更为电影化的游戏自然让(由 Camilla Luddington 扮演的)这一位劳拉成为了由艾丽西亚·维坎德(Alicia Vikander)主演的 2018 年重启电影版主角的蓝本。

随着每一个新的扮演者以及每一次创作的交接,劳拉也在不断地进化:她仍然是那一位劳拉·克劳馥,但为了适应不断变化的时代标准,已经变得和过去完全不同了。 在 21 世纪伊始,她作为一名女性主角的独特性,或者说是异常性在不断消减。毕竟她的游戏系列的红火代表了像她这样的角色的确存在市场,于是我们有了《Final Fantasy X-2》中的全女性主角团队,《Beyond Good and Evil》的 Jade,以及越来越多的其他女主角。 哪怕劳拉是一位备受爱戴的角色,她也缺乏其他女性角色的那种深度——后来她最初的联合创作者 Toby Gard 密切参与了对这位角色的重新调整,从而纠正了这个问题。

到了 2013 年,整个游戏业界都发生了变化。 备受《古墓丽影》系列,以及其他类似于《Indiana Jones》的相似作品影响的《神秘海域》系列横空出世,拔高了玩家的预期,也以所谓的电影级叙事拉开了 HD 游戏世代的帷幕。 因此,当发行商 Square Enix 以及开发团队 Crystal Dynamics 承接下再次于这个新的时代重新诠释劳拉·克劳馥的任务时,我们得以对她的内心有了前所未有的深度了解。 她不再是仅仅由玩家操控,完成一个个任务,从一个地区前往下一个地区;取而代之的是,玩家将比任何时候都能直观地看到在游戏中奋力求生时发生的各种事件是如何对她造成心理层面的影响的。 
《Tomb Raider I-III Remastered》3新作的基调与前作相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哪怕是 Blond 本人都承认她几乎无法将这些劳拉和她的版本看作是同一角色。

“我能在我扮演的劳拉中看到我的影子吗? 这没问题。 但其他的劳拉呢? 就并非如此了,”Blond 如此表示。 “只要配音出现了变化,劳拉就会呈现出截然不同的面貌,但我也很欣赏人们喜欢各位不同的劳拉。” 

Blond 也深知不同的玩家可能对不同版本的劳拉印象深刻。 “有些人可能是从第二作开始接触这个系列,而有些人可能是先接触了 Camilla Luddington 更为剧情化的演绎,这样我的那款游戏也就不会是他们对这个角色印象最深刻的部分了。”

但如果没有 Core Design 团队以及 Blond 演绎出的第一位劳拉,这整个系列或者说之后的这些劳拉很可能也不会存在。 哪怕是经过了如此之多的改变,这仍旧是劳拉·克劳馥,还是起源自那位当年高歌勇进跨入主流的游戏明星。 

如果你生活在 20 世纪 90 年代,你一定会知道劳拉·克劳馥。 Blond 甚至回忆道这位角色的人气是如此之大,不可避免地让她的 TV 主持人以及配音演员生涯与此产生交集——实际上,在她为 Trouble TV 工作时,她参加的一个和家居装修有关,面对孩子们的 TV 节目段落就被巧妙地命名成了《房间丽影》(Room Raider)。
 

重置三部曲


时过境迁,游戏的发展已经远远超越了《古墓丽影》及其同类产品在 20 世纪 90 年代向 3D 迈出的原始、试探性的一步。这个时代的游戏还是有一种不可否认的魅力,让无论是经历过这个时代的玩家,还是对之前的游戏充满好奇的年轻一代,都会产生共鸣。

但让现代的玩家们体验这些游戏,同时还保留老玩家们能回忆起的经典手感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对于负责为全新世代重制《古墓丽影》前三作的 Aspyr 团队来说,他们选择了一种为新玩家简化游戏的方向,同时也保留了那些令许多铁杆粉丝所喜爱的奇特体验。

“[我们决策的]一个重点就是在保留原作魔力的同时,解决掉那些当年的痛点,”Chris Bashaar,Aspyr 的产品总监如此解释道。 “对于《Tomb Raider I-III Remastered》来说,我们希望找到一种方法,既能让画质变得更为现代化,又能让玩家在原始坦克控制和新控制之间作出选择。 我们新控制方式的灵感来自《Legend》,《Anniversary》以及《Underworld》时代的《古墓丽影》作品,这些最后都表现在了劳拉的移动方式上:右摇杆完全控制镜头,而劳拉会根据镜头的位置往不同的方向移动。”
《Tomb Raider I-III Remastered》2
而那些想追求原始体验,运用原作的坦克控制的玩家也可以选择切换到该控制方式,而那些更适应现代双摇杆操作的玩家自然可以获得他们更为熟悉的体验。 Bashaar 解释道游戏的视觉方面也用了类似的处理方案:它们已利用现代的科技进行了重制,但却仍旧保留了其原始的意图。 

“我们与 Crystal Dynamics 密切合作,为游戏添加了烘焙和实时光照效果,以及新的模型、环境和敌人。 每一个更改都基于直接的并排比较,以让每一个资源都符合其原本使用时的最初设想。 我们保留了和原作《古墓丽影》相同的几何地形,来确保游戏不会因为画质的提高而牺牲了原作的体验。”

在团队的辛勤努力之下,全新世代的玩家现在也能享受到这场之前或由于与现代硬件的兼容性问题,或由于原版笨拙的控制方式,导致无法获得的经典体验了。 《古墓丽影》原作三部曲在今天看来不仅仅仍是一段有趣的冒险体验,同时也是一段必须保留和铭记的流行文化历史。 没了劳拉·克劳馥的种种面孔,游戏——或者说是流行文化——就会变得面目全非。

随着我们即将结束与 Blond 的谈话,她提出了这一点:“最近迪士尼推出了一系列纪录片,描绘了 20 世纪 90 年代发生的种种事件,而其中就有一集叫做 Girl Power,他们想为此来采访我关于劳拉的事情,” “除了要采访我之外,他们还找来了辣妹组合(Spice Girls)! 这十分不可思议,但这表示劳拉有着同等的影响力,代表着一些东西。”

“这么多年过去了,关于劳拉的这一切真是不可思议,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