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製版遊戲如何留存經典遊戲的生命力

2024.1.29
張貼者:撰稿人:Colin Campbell

今年將是馬不停蹄重溫多款舊愛的年分,眾多經典遊戲將以全新畫面與優異效能回歸 PC。

2024 年即將發行的強化移植與重製版重磅作品有:《星際大戰:黑暗原力》、《古墓奇兵 I-III》、《幻想水滸傳 I & II》、《女神異聞錄 3 Reload》、《Brothers: A Tale of Two Sons》、《Alone in the Dark》和《Braid》。

這批名單接續了 2023 年的強化移植與重製遊戲風潮,其中包括:《絕命異次元》《天外世界:太空人之選版》《The Last of Us Part I》《Quake II: Enhanced Edition》《System Shock》《Samorost》三部曲《Front Mission 1st: Remake》等作品。

想當然,強化移植的不只有 PC 遊戲而已。 今年一月,《The Last of Us Part II Remastered》PS5 版問世,得到的熱烈迴響不亞於新作。 而去年,《Metroid Prime Remastered》在 Nintendo Switch 發售,首週銷量就突破一百萬。 《FINAL FANTASY VII Remake》則是為完整版三部曲打頭陣,緊接登場的第二部重製作品《FINAL FANTASY VII Rebirth》將於今年二月在 PlayStation 5 推出。

很顯然,人們對於老遊戲能在新平台換上新風貌有著廣大需求。 但重製版與強化移植版作品為何在遊戲界如此盛行,其中成功的關鍵又是什麼?
Brothers: A Tale of Two Sons Remake
在眾多藝術形式中,絕不是只有遊戲會檢視過去,但卻沒有哪個藝術媒介會在重製老作品時花費同等精力。 多數遊戲玩家很樂意探索或重溫老遊戲,而現代風畫面會更加深他們這麼做的意願。 有許多原創作品因各種技術或法律問題,導致缺乏入手途徑,或是讓人玩不下去。 因此,強化移植版往往是重溫經典遊戲的最佳入門方式。

將老電影轉為 4K 格式後再次上映的技術流程雖然令人驚奇,但相比之下,重製經典遊戲所要花費的精力與成本卻更為可觀。 數位修復電影的藝術目的在於盡可能創造出貼近原作的畫面效果。 電影修復愛好者要求絕對忠於原作,畢竟他們已經看過無數遍了。 當有電影修復或現代化,其評價往往相當兩極——例如 1997 年時重返大螢幕的原版《星際大戰》,畫面與特效都增色不少,但粉絲卻沒有全部買單。

相較之下,玩家期待能在重製版中看到畫面、使用者介面與玩法選項的明顯升級與變化,但這些在過去卻沒有那麼受到重視。 有時,開發商甚至會加入全新內容,

這在某種程度上是拜科技迅速發展所賜。 相較於十年前發行的遊戲,如今的 PC 遊戲在畫面與效能上都明顯好上一大截。 遊戲設計持續精進,視覺效果與玩家互動方式都變得不同。 這意味著和其他藝術形式相比,遊戲可能才剛推出沒多久就過氣了。
Quake II: Enhanced Edition
PC 遊戲日新月異,Bethesda 在 2011 年推出廣受好評的《The Elder Scrolls V: Skyrim》原作後,僅用不到五年的時間就在 2016 年推出《The Elder Scrolls V: Skyrim Special Edition》。 後者在視覺保真度上更加精進,消除了部分穩定性問題,還提供一整套完整附加內容;

這也是 Bethesda 初次發行強化移植版作品。 當時,該作品的遊戲設計師對《時代雜誌》說:「我們在畫面上用心良苦,就連一片葉子都不放過, 成品真的看起來棒呆了。」 無獨有偶,該作品的強化移植版發行預告片在開頭就強調原作與移植版間的明顯差異。

強化移植版的開發人員表示,該版本是遊戲新舊結合不可或缺的一員,也是串聯過去的關鍵紐帶。

Nightdive Studios 業務開發總監 Larry Kuperman 說:「經典遊戲之所以經典,是因為有著能吸引人們的特別之處。」 Nightdive 以擅長製作強化移植版與重製版遊戲著稱,他們的旗下作品包括 2023 年發行的《Quake II》和《System Shock》。 「我們不會重製所有內容——那些最初引發玩家共鳴的部分才是重點。 使它們成為經典的特質是什麼,我們都想嘗試保留下來。」

Kuperman 繼續說:「《System Shock》就是個很好的例子。」 「由於各種原因,原作當時在商業上並不是很成功。 但多年來,它引起許多人的共鳴。 那些熱愛這部作品的玩家一傳十,十傳百。 因此,[去年發行的]重製版吸引到了一大票新玩家。」

Kuperman 表示,比起其他媒介,他更喜歡拿重製版遊戲與度假勝地相比。 「遊戲是一種體驗, 玩家沉浸其中。 如果你造訪了一個很棒的地方,某天你或許還會打算回去看看。 你告訴其他人,你度過了一段美好時光。 接著他們也去了,而且跟你玩得一樣開心,那你們就有了共同話題。 那正是我們想重現的部分。」
Crysis 3 Remastered
Steffen Halbig 是 Crytek 旗下於 2021 年發行《Crysis Remastered Trilogy》時的專案負責人。 十多年來,第一人稱射擊遊戲的基本玩法並沒有多大改變。 不過,技術進步速度與圖形保真度卻是發展得飛快。

Halbig 說:「首先,我們得掌握專案範圍。」 「是要製作強化移植版還是重製版? 強化移植版可能會從畫面解析度、紋理與新技術上著手,以增強遊戲視覺效果。 重製版則會大幅重塑遊戲世界,這意味著需要更多資源和預算。」

「就拿《Crysis Trilogy》來說,我們在製作[強化移植版]時首重提升視覺效果,好符合現代人的標準;其次是系統最佳化,提升效能與相容性;最後則是保留遊戲核心,藉由導入一般性改良,為玩家帶來更豐富的遊戲體驗。」

Chris Bashaar 是 Aspyr 的產品總監,他參與開發了將於今年 2 月 14 日發行的《古墓奇兵》首三部曲的重製版。他說:「我們將焦點放在三大方面:遊戲工程、玩法與美術。」

Bashaar 繼續說:「雖然每款遊戲都獨一無二,但我們還是遵循一些指導性的原則。」 「在遊戲工程方面,我們盡可能在不犧牲原作氛圍的情況下達到最佳效能。 玩法方面要保留作品核心,修正既有問題。 美術方面則要留存使用者回憶,挑戰極限。」

Jakub Dvorský 是 Amanita Design 創辦人,該工作室最近強化移植了備受喜愛的解謎遊戲《Samorost》三部曲。 他說:「《Samorost》首兩部曲會做強化移植很合理,因為這兩部作品都是老 Flash 遊戲,而 Flash 實際上已經行將就木。」 「因此,這麼做的主要理由是留存遊戲,並設法將遊戲放上行動平台。 另一個目的是解決最顯而易見的設計缺失,改善操控與遊戲性,解決令玩家不滿意的部分。 同時,我們也提升了視聽覺效果,以符合現代人的標準。」
Samorost 3
相較於從零開始打造一款新遊戲,為新玩家重製老遊戲的成本不算高,但開發過程中仍會遭遇許多困難。

Tim Willits 是 Saber Interactive 的營運長,曾在 2019 年參與過《Ghostbusters: The Video Game Remastered》的開發。 他說:「遊戲的原始碼與素材有可能消失不見,或是與現代系統不相容。」 「因此根據遊戲狀況,所需的開發作業量也會大不相同。」

有時候,最棘手的問題清晰可見。Dvorský 說明:「《Samorost 1》的其中一個問題是遊戲配樂。」 「我們採用了 2003 原作中的配樂,但那都是衍生自既有曲目, 沒有半首是原創曲目。 為了在個人電腦與行動應用程式商店中正式上架,我們必須要加入保有原作氛圍的全新配樂才行。在這一點上,我認為從《Samorost 2》起就和我們合作的 Floex 表現相當出色。」

Aspyr 的 Bashaar 說:「留存作業與現代化作業間的平衡在拿捏上並不簡單。」 「我們傾向於留存,但在某些案例中,這卻不是一個可行做法, 過程中有許多艱鉅挑戰需要克服。」
 
他繼續解說:「舉例來說,玩家以為改動操控方式就是一次再簡單不過的更新,但我們往往到發布前都還在反覆調整。 控制器形狀、壓力靈敏度、輸入延遲補償與其他不起眼的要素都可能大幅改變遊戲氛圍,這點在更新十多年前的遊戲時格外明顯。」

Halbig 說:「保留遊戲原作的美術風格,同時整合全新技術,要在這之間取得平衡是一大挑戰。」 「當你在改動一款遊戲,試著在現代硬體上運作時,難免會面臨技術限制與相容性問題。」

他又補充:「玩家往往對原作抱有強烈的懷舊情感, 他們對強化移植版的期望很高。 因此,在精進遊戲與保有懷舊價值間取得平衡是關鍵。
《古墓奇兵》(Remastered)
凡是在電玩界打滾過幾年的人都知道,懷舊情懷對業界整體文化有多麼重要。 玩家喜歡重溫年輕時的遊戲體驗,這和人們愛聽年少時期的熱門音樂是同個道理。

Bashaar 說:「Aspyr 全員都認為這些經典作品不僅僅是遊戲,而是時光機般的存在。 這些作品讓你重溫和現在全然不同的人生時光,使你想起那些遠比上次暢玩遊戲時的場景還要豐沛飽滿的回憶。 人們得以重溫這些記憶實屬幸事,還能和親友共享這些最美好的時刻。 我們認為沒有其他媒體,能像強化移植版遊戲那樣提供相同的共享要素。」

《Crysis》原作於 2007 年發行。 Halbig 認為,本世紀的第一個十年對現代遊戲來說意義深遠。 他提起了《極地戰嚎》《Red Dead Redemption》等系列的問世。 Halbig 說:「在這 10 年間,3D 品質的變化很大。」 「遊戲產業環境發生巨變, 而大部分玩家當時還很年輕,多數不超過 30 歲。」

他繼續說:「不過,這些人大多數沒有離開遊戲圈。」 「他們回想起玩這些遊戲時的愉快時光,因此想藉由新推出的強化移植版遊戲再次重溫那些記憶。 想當然,他們會去分享正面的想法與印象,進而在新一代的年輕玩家間激起火花,這些年輕玩家或許在原作推出時並沒有機會好好體驗。」
《星際大戰:黑暗原力》(Remaster)
強化移植版遊戲可以讓好遊戲留在公眾視野裡,讓玩家在等待新作品問世的期間,可以先好好體驗原作。 Gearbox 預計在今年三月推出萬眾矚目的《Homeworld 3》,而 2015 年推出的《Homeworld Remastered Collection》則獲得遊戲評論界的一片好評,原因在於該作品成功激起年輕世代的興趣,讓他們願意嘗試從未體驗過的經典即時戰略玩法。

Gearbox 聘請「原始開發團隊的主要成員」,這些成員「受到愛好者社群意見回饋的關鍵影響,並獲得大力協助。」 在該篇好評中,IGN 讚揚了開發商精心製作的「全新模型、紋理與效果」,並指出原作在 1999 年甫推出時「難以上手的問題」。

原版《古墓奇兵》系列是在 1996 年至 1998 年間發行,現今的許多遊戲在當時都尚未問世。 但這部系列藉由電影以及蘿拉.卡芙特 (Lara Croft) 故事的現代化詮釋版本,至今依然伴隨我們左右。

Bashaar 說:「我們對這些系列的餽贈致上最深敬意,既保有遊戲原本的模樣,還擔起重責大任,讓更多新玩家認識。 這麼做可以讓那些原本只能依靠模擬器與老硬體才能玩到,甚至是就此消失的遊戲類型、機制與世界重獲新生。」
 
Bashaar 繼續說:「重新發行這些強化移植版與重製版遊戲,能引起人們的期待,希望他們所喜愛的系列作品能再推出續作、改編與新作。」 「我們認為強化移植版、重製版與新作品間是相輔相成的關係,共存才能充分發揮整個系列作品的潛力。」

Willits 說:「強化移植版是新玩家嘗試不同類型遊戲的絕佳方法,這些遊戲經過現代化,畫面往往看起來更加精美,而且可能已經登陸你本來就在使用的平台。 這是一種既能體驗經典作品,又能讓作品推出適用現代系統版本的絕佳方式。」

同樣地,Dvorský 深信強化移植版遊戲是串起早期經典作品與現代玩家的紐帶。 他說:「這些遊戲能保留下來是一樁美事。 他以書本為例,許多書已經存在好幾世紀,但至今依然有人知道這些書的名字;而遊戲拜發展速度驚人的科技所賜,相較之下淘汰速度快到令人咋舌。 許多老遊戲甚至無法在現代機器上運作。 多虧有了強化移植版,我們才能更輕易接觸到這些遊戲,或許還能從中學到一些東西。」


強化移植版遊戲絕對無法取代全新推出的遊戲,畢竟創新與新鮮感是無法取代的。 無論玩家是在原作發行時已經玩過,或者是初次體驗這些遊戲,這些作品歷久不衰的人氣都讓玩家與過去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