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陌生人落淚:大衛.林區風格的恐怖遊戲《I Did Not Buy This Ticket》

2024.1.22
張貼者:撰稿人:Paulo Kawanishi

《I Did Not Buy This Ticket》是一款結合內心探索與角色為主的心理恐怖遊戲,將為玩家獻上一段需要潛心探索的遊戲體驗。雖然這部作品的遊玩時數相對較短,但卻成功帶來強而有力的情感衝擊。

《Ticket》由 Tiago Rech 擔任編劇,並由 Lírio Ninotchka 操刀主要的美術呈現。本遊戲的幕後團隊邀請所有玩家踏上一場旅程,我們將在那裡結識哭墓女 Candelaria,她是一名專業送葬者,時常在各大喪禮上現身。 當我們看見她為陌生人落淚時,也能從她為哪些人事物流下真心淚水,更進一步了解她。 她是個經歷複雜的角色,我們將在這趟旅程中,經由許多形式走進她的內心世界。 

為了讓我們能在這趟旅程中一睹 Candelaria 眼中的世界,Tiago 與 Lírio 必須以協助講述這則故事為著眼點,慎選要加入遊戲中的要素。 《Ticket》是一款視覺小說,這種形式能描繪普羅大眾的故事。 除此之外,遊戲中的所有視覺要素,上至顏色,下至可互動的角色,這些人事物的存在目的都是為了好好講述這則故事。 為了更進一步瞭解語言是如何在《Ticket》中創造出如此動人心魄的體驗,我們直接拜訪了 Tiago 和 Lírio,企圖從公車上的最佳位置觀察這個由 Candelaria 感受所形成的古怪世界。

我們即將抵達 Candelaria 站

《Ticket》:公車司機
《Ticket》的劇情雖然會引領我們進入詭譎而難以預料的情境,但追根究底,故事主軸還是在主角 Candelaria 身上。她並沒有超能力,只是一個平凡故事裡的主角。 

Tiago 與 Lírio 在遊戲中留下許多線索,好讓我們在陪著 Candelaria 一起經歷這些奇異事件後,能看見她的人性。 Candelaria 穿著 Converse 的鞋子,而且會在出席每場葬禮前研讀客戶資料。 雖然工作相當奇特,但她其實也只是個普通女子。 身為一名參與過眾多其他遊戲作品的藝術家,Tiago 磨練出了能從平凡人生中發掘不平凡之處的銳利目光,而他要面對的挑戰就是該用什麼方法講好這則故事。 

對 Tiago 來說,從敘事、畫面到機制,遊戲中的所有要素都需要環環相扣,才能襯托出他想表現的主題。 他告訴我們:「以遊戲來說,視覺小說與點擊式遊戲在連結敘事與其他要素這方面相對單純。」 

如果要讓玩家沉浸於角色的主觀視角,那麼採用視覺小說的形式可以讓玩家有更充裕的時間去感受正在發生的事件,也會有更多反思空間。 雖然玩家只能透過重複點擊探索遊戲畫面,但 Tiago Rech 認為這些種類的遊戲能觸發某種程度上的體感,而這可以加深遊戲體驗。 與此同時,在需要做出重大決策時,也是要由玩家的手將滑鼠游標移動至我們認為角色會做出的選擇上。 

在《Ticket》中,我們將透過與其他角色間的對白去體會 Candelaria 的感受。 但以視覺小說來說,遊戲可以讓玩家選擇主角的行動,或選擇她可能想說的話,以此為契機展現主角的更多面貌。 這項機制很常見,既能帶給玩家自主權和主控權,又能展現角色的主觀立場。 然而,如果如果行動選單上的選項,代表了角色在面對問題時,根據當下對自身與遊戲世界的看法所能想到的所有可能解決方案,那假如所有選項內容都一樣,其中又有什麼含意? 在遊戲中,Candelaria 聽到電話聲響起時,系統提供的行動選項是一連串以大寫呈現的「別接電話」(DON'T ANSWER THE PHONE)。

Tiago 說明:「視覺小說之所以有趣,就在於可以探索特定主題。 如果這是款動作遊戲,那主角就不可能會是一名哭墓女。 因為,要以這種角色展現『動作』根本是難如登天。」 

《Ticket》描繪了人們陷入哀傷憂愁的過程,以及在面對失去摯愛時的反應,而玩家可以藉由扮演職業送葬者親身體會這些感受。 在 Candelaria 出席的每場喪禮上,由於她與逝者間並無情感交流,因此她總是以局外人的角度看待這些事件,這讓玩家得以慢下腳步,反思其他角色身上的情緒反應。 

在 Tiago 的創作過程中,有很重要的一部分在於需要先摸熟角色背景。 只要先弄清楚角色背景,那就能很輕易地向玩家展示主角會有的反應。 如果說遊戲機制的作用在於呈現 Candelaria 的主觀立場,那文字部分就必須讓她感覺像個活生生的人。 這麼一來,才能導出 Tiago 前面提及的部分。 

他說:「有些人告訴我,如果他們和 Candelaria 處境相同,也很可能採取和她一樣的做法。 玩家眼前出現的選項必須符合角色性格才合理。 角色的表現必須真實,玩家才能從她身上看見自己的影子。」 

Candelaria 身上的色彩與陰影

《Ticket》:標頭
電玩遊戲中的視覺要素極其重要,玩家需要靠畫面才能知道事件發展的情況,以及發掘遊戲角色因事件產生的情緒。綜觀遊戲史,整個業界已經建立起一些常見手法。為了讓玩家知道角色處於痛苦狀態,畫面上可能出現紅色光暈,或生命條由綠轉紅。此外,遊戲也可以利用音效表達角色的感受。角色可能持續發出痛苦的呻吟,直到他們痊癒才會停止。然而,隨著角色層次變得豐富與複雜,一款遊戲該怎麼讓玩家知道角色對所處世界的看法,以及他們內心更深層的感受呢? 

為了讓 Candelaria 的情感栩栩如生,《Ticket》使用了傳統藝術形式的視覺要素,其目的在於呈現個人感受,而非體現寫實世界。 Lírio 告訴我們,她在美術方面要做的其中一個決定,就是選出能突顯 Candelaria 情緒狀態的色調。 她說:「Candelaria 經歷了許多風雨,因此我開始思考要怎麼不單靠圖畫,還要用色彩去表現這一點。」 

在完成版作品中,遊戲中的許多畫面都是以深灰色調呈現。我們閉上雙眼時就會看見這種顏色,夾雜一些其他更鮮明的色彩。 這種組合在強烈情感與防衛機轉(例如,Candelaria 閉上雙眼或無視痛苦來源)的交織下,凸顯了她內心世界的風暴。 身為玩家,在遊戲中引導我們的不只有對話與劇情,同時還有這些色彩。 

在多數場景下,深灰色的比重大於其他色彩,但在某些情況下,場景中會出現鮮豔的紅色,將劇情中主要角色的衣服染紅,例如公車司機和列車長。 

Lírio 說明:「濃淡有別的深灰色調強化了她閉上雙眼的概念,鮮豔的紅色則與之相對應,代表著強烈而痛苦的感受在內心中造成的不適。」

雖然這是她第一次承接遊戲美術工作,但她運用優勢創造出了《Ticket》的世界。

 Lírio 說:「我身為畫師的主要工作是設計角色,比較少設計場景。」 正因如此,遊戲中的場景相對單純,有時僅會使用平淡的深灰色陰影疊加圖像,以此表現地點特徵。 在遊戲的每個場景中,真正重要的始終是角色,例如會直盯著你看的公車司機,以及那位存心逼迫 Candelaria 去面對她所逃避問題的列車長。

呈現 Candelaria 超現實主義風格的內心世界

《Ticket》:葬禮
《I Did Not Buy This Ticket》參考了大衛.林區的作品,運用超現實主義手法講述 Candelaria 的故事。《Ticket》不受邏輯限制,而是由情緒主導,這也是我們無法得知那張車票(Candelaria 根本沒買票)的由來,以及她很快就接受周遭世界變異的原因。打造出這種荒誕離奇的個人世界,正是締造《Ticket》成果的關鍵。

首先,Tiago 和 Lírio 聯手打造出一種手法,用於表現 Candelaria 身處異世界的不安感受。 Tiago 提議 Lírio 在遊戲中使用了拼貼的要素,而拼貼則是一種混合或揉合不同來源圖像的美術技法。 只要將互不相融的要素刻意放在同個畫面上,我們就能看見 Candelaria 眼中扭曲的世界。

拼貼手法讓 Candelaria 搭乘奔赴葬禮的那輛巴士,看起來就像在車站中飄浮。 每當她搭上那輛巴士,時間運作的方式似乎就會改變。 巴士的復古設計讓人感到不合時宜,凸顯了其怪異之處。 其他乘客有些只有形體沒有臉,有些則是只剩一張臉。 這些要素結合在一起,就將這輛巴士變為持續開動的流浪載具,運送著那些無處可歸的乘客。 

公車自身也成為一個角色,迫使 Candelaria 不得不和其他推動劇情發展的要素互動。 當我們問起有關公車的事,Tiago 對我們說:「我想把公車上的洗手間打造成類似《惡靈古堡》系列中的避難空間。」

Lírio 則認為,該場所在遊戲的進展中有其他用途。 根據她的說法:「Candelaria 在洗手間中感受到的安全感並不真切,而且她待在那裡的時候就必須照鏡子,然後審視自己。」

在《I Did Not Buy This Ticket》的世界中,鏡子是主角與其內心世界的溝通管道。 每當 Candelaria 想從怪事中逃離,她就會跑進洗手間,但是在裡面時卻又無法逃離鏡子的凝視。 在試圖獲得安全感與保護的同時,Candelaria 也不得不面對她始終不願面對的部分:她的內心。 洗手間的鏡子不過是 Candelaria 承受指責目光的其中一處。 即使是在喪禮中途,公車司機與列車長不時飄浮著的碩大眼睛也會目不轉睛地盯著她。 

藉由讓《Ticket》成為一場超現實主義的美學體驗,Tiago 與 Lírio 使用強而有力的工具,呈現出 Candelaria 在該世界中有多麼手足無措。 她總是在趕赴一場又一場的喪禮,毫無歸屬感。 拼貼畫、不合邏輯的情境,再加上各個場景中荒誕的要素組合,這些都能讓人從畫面中感受到 Candelaria 的緊繃情緒。 

Candelaria 的故事主軸不是只有哭墓女那麼簡單。 這是一段深入個人內心世界的旅程,而這個人在與自己的情感抗衡之際,卻還要為了工作替他人摯愛哭泣,但自己其實感受不到那份失落。 Tiago 與 Lírio 在將情感轉換為對白、機制與視覺要素上,擁有相當出色的感知能力,也因此能成功創作出這款角色別具一格的遊戲。 

《I Did Not Buy This Ticket》已於 Epic Games Store 推出。